111ni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三国从获得第一亩田开始 > 第056章 价格翻倍
    第二日,刘安三人来到庄园。

    骨干们一起来为刘安送行,刘安让刘备暂时将庄园资金交给曲泽保管,曲泽智力政治都算不错,代理庄园财务应该不会出问题。

    同时嘱咐曲泽,若粮食不够了,可去临县方城甄家粮铺购粮,届时报自己名号,并将甄逸信的事说出来便可。

    接着刘安吩咐下去,自己不在期间,庄园由冯严做主。

    刘安牵过血灵交给冯严,嘱咐他不要饿着血灵,每日要喂一斤肉,以及两大碗粥。

    最后,刘安让人将昨日剩下的抽纸,方便面,奶茶和宝刀放在第一辆马车上,其他四辆马车车厢则填了些干草树枝,然后将布系在马车边缘盖住车厢,让车厢看起来像是满的,便坐上马车,一行十人向涿县行去。

    涿县城外,自从上次刘安收拢灾民后,已经清静多日,丝毫不见有灾民往涿县而来。

    不过,刘安倒也不在意,现在他暂时不缺钱粮,倒也不用着急再收灾民。

    将灾民之事放在脑后,刘安进入涿县城,接着又马不停蹄的出城往南驶去。

    干草树枝皆不重,一行人轻车赶路,南下的速度比第一次去时快了许多,第三日午时,刘安一行便抵达了汉昌城。

    这次刘安不打算住厩置,反正时间还够,将马车放到汉昌的宅子里,十人出去吃了个饭,便开始打扫整理宅院,并置办生活所需之品。

    一下午的时间,众人将宅院打扫了一遍,购买了被褥碗筷粮食等一应生活用品,晚上便在宅子里生起火做饭了。

    一共四间卧室,刘安自己占了一间北屋,其他三间则一间三人几人分住。

    好生修整了一夜,第二日,刘安专门去做了些名刺,然后持名刺去拜访了甄家。

    刘安只带了刘备,刘明被刘安叫去买陶瓷罐和礼盒,其他人则自由行动。

    甄家着实不小,刘安打听到甄家位置后,顺着方向找到甄家的宅院,之后硬是又走了许久才找到甄家的正门。

    将名刺递给小厮后,刘安便在门前等着。

    近两刻钟后,刘安才看到甄逸在那名小厮的带领下笑盈盈的出来。

    刘安立刻上前,作揖到:“有劳兄长亲自相迎,安惭愧。”

    “贤弟说哪里话?寒舍有贤弟到访,才是蓬荜生辉啊!哈哈!”甄逸笑着还礼的同时,也在观察刘安。

    刘安这次来与上次有了些许不同,最瞩目的表示他腰间所悬佩剑,一看就非凡品。

    而通行的刘备,腰间也多了一把宝刀,观其外表,竟是比刘安那把佩剑还要抢眼。

    拿回佩剑后,刘安便将自己之前买的军用剑给了王持,自己则将这把看似象征乾兴侯,实则象征系统的剑挂在了腰上,当做随身之物。

    还别说,这把剑挂在腰间,刘安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气质似乎都发生了些变化。

    刘安后来查看过自己属性,发现魅力又增长了2点。

    听着甄逸的谦虚至此,刘安很想吐槽,这么大的院子还寒舍,那我家岂不是茅草房?

    几人进到甄家宅院,刘安看着前院的豪华摆设,更是羡慕。

    前院种了一大片名贵的花草,几个仆从正在摆弄,其后是一池塘,池塘内还搭建着木制的栈道,两侧皆用栏杆围了起来。

    过了前院的观赏区,便是家仆所居房屋。

    只不过家仆居住的房屋,都要比刘安家的土屋好。

    避免因见识少而丢人,刘安没敢一直盯着人家宅院乱瞟,只是瞄了几眼后,便目不斜视的与甄逸聊起家常。

    一刻钟后,两人终于来到甄家的客堂。

    两人分宾主落座,案桌上已备好茶点,甄逸举杯邀请刘安品茶。

    刘安哪里弄得茶道,学着甄逸的模样轻抿了口茶后,赞道:“安从未喝过如此好茶!”

    “贤弟谬赞了。”听到刘安夸赞,甄逸脸上笑意更甚,却是并未看出刘安根本不懂茶。

    刘安赞是赞了,却如同未赞,他只说了好,却根本说不出哪里好来。

    只是甄逸也根本不需要他说出哪里好来,反正只要赞了,就算给自己面子了。

    不过刘安通过此事也再次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与真正的名流相比,刘安差的太多。

    他脑袋里虽然装着很多现代流通的信息,却没多少墨水。

    名士间的礼节,交流方式,嚼文嚼字,引经据典,刘安都不甚明了。

    就算不说名士说打仗,他武艺不精,骑术也是刚学的,指挥兵马,排兵布阵,设计埋伏等等,也都全然不懂。

    这些东西,也都需要提上日程,开始学习和熟悉。

    暗暗记下此事后,刘安开门见山的对甄逸道:“兄长,弟此来依旧是和兄长谈论生意的。”

    “贤弟这次带来什么好东西?”甄逸也来了兴趣,期待道。

    “上次的璃光瓷瓶弟此次带了40个,酱料则有80罐,猪还是20头,此些依旧按上次的价格卖与兄长,不知兄长意下如何?”

    “唔……”甄逸犹豫了下,那匹璃光瓷瓶甚是抢手,以五万钱卖出第一个后,璃光瓷瓶便在世家之间传了开来,争相找他购买,最后一个甚至卖到了十五万的高价。

    正是因为价格如此之高,且他又想交好那人,甄逸才把打算留给自己的璃光瓷瓶卖了出去。

    如果依旧按上次的价格收购,甄逸怕刘安知道后再不愿卖给自己。

    长久发展和一时利益之间,甄逸只犹豫了片刻,便选择了前者。

    “不瞒贤弟,那璃光瓷瓶深受喜爱,贤弟以两万钱卖给为兄,为兄实在有愧,不若将价格提一番如何?”

    甄逸只说让刘安提价,却半点不提自己赚了多少钱,意思就是让刘安自己看着提价。

    反正他已尽了自己的道义,届时刘安嫌自己提的少,也怪不到甄逸头上。

    毕竟,谁会嫌钱多呢?甄家生意做遍天下,甄逸是生意人,更是爱钱。

    “哦?竟有此事?”刘安虽然如此说,心中却道果然如此,这玻璃瓶果然深受豪门世家喜爱。

    “兄长美意,安不敢不从。不若……”刘安试探着问甄逸:“翻一倍如何?”

    甄逸哑然,本来他只是意思一下,略作提醒而已,没想到刘安竟然真的敢提如此多价格。

    不过这个价格他也依旧可赚,而且待璃光瓷瓶传到洛阳,价格只会更高,倒也并非无法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