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ni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技能树有点问题 > 第四章 换座位
    要说这一周x市什么最热闹,那必然是“洪胜棘技能诈骗案”。

    其中牵扯之广让人难以想象,引燃了整个网络,千流明没有手机,不知道此时的网络如同火山一样,每天都有各种惊人的消息爆出。

    但他知道这事影响很大,就连楼下卖馒头的老奶奶,也学会了从老年机里找出洪胜棘在舞台上面对着数千学生以及居民和家长破口大骂的视频。

    “小千啊,你千万不能这样,学习差无所谓,要先学会做人。”

    千流明自然是听从老奶奶的叮嘱。

    他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大概。

    因为在学校,除了洪胜棘,卫姊苏也在一定程度上出名了。

    她是富家小姐,而且长的还漂亮,性格又好。

    所以一时间有不少追她的人。

    连带着,坐在她身后的千流明也受到了影响。

    他做不到像卫姊苏同桌一样享受被追捧的感觉。

    所以,他和坐在另一拐角的男生商量了一下,对方很愉快的同意换了位置。

    今天是周一,距离洪胜棘事件已经过去了一周,也是他换位置的第一天。

    “我的生活终于能回归正常了。”

    千流明心想。

    他来到新的位置上坐好,把书都摆到桌面上,把自己围住,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孤独而自由。

    他一般都是压着上课的点来的,第一节课是早读,所以他就站起来跟着大家一起读书。

    这段时间老师们教学都异常努力,早读课也都不再端着茶杯在外面喝茶了,而是会在教室里巡视。

    千流明在学习这一块还是很用心的,所以倒没觉得有什么。

    “啪!”

    一张纸条稳稳的打在他的脑门上。

    千流明惊住了。

    不用问肯定是卫姊苏的纸条,但他现在已经换位置了啊!

    他和卫姊苏中间隔着至少五个人,还有老师在走来走去,大家都还是站着的!

    她是练过小李飞刀吗!

    她的技能里是不是有“传纸条百发百中”?

    这么高难度的传纸条她都能完成她怎么不去参加运动会呢?

    千流明确认了一下老师没有巡逻到自己这边,窗户外也没有路过的班主任。

    然后才打开纸条。

    “你为什么要换座位!搬过来的男生烦死了一直找我说话!”

    “如果我不搬过去烦死的就是我了。”千流明心道。

    一场演出除了让洪胜棘身败名裂,让一些东西暴露出来外,也让卫姊苏“红”了,他上周坐在她后面,天天都要被其它男生喊“兄弟,哥们”然后打听卫姊苏的事。

    有完没完?!在学校就是要学习的好嘛!

    结果他现在换了座位,好不容易清闲了,卫姊苏居然还能把纸条传到他这里。

    过了一会。

    “啪!”

    这回是卡纸纸条拍到了他的脑门上,千流明已经有拜师的冲动了,学会这一手,他以后是不是能隔空点穴。

    “怎么不回复我!!”

    ?????

    千流明是真的一脸问号,就连老师都发现了他一脸疑惑,特地跑过来问他有哪里读不明白。

    千流明倒是有积攒的问题,他一边问老师,一边在心里吐槽。

    卫姊苏这姑娘脑子是不是少点啥?

    她以为人人都能这么远距离传纸条的吗?

    居然还问我怎么不回复?

    我怎么回复?

    中间隔着五个人,老师一直在转,臣妾做不到啊!

    我没您那一手传纸条的本事啊!

    老师帮千流明解答了问题,又绕去其它同学那里,千流明把纸条放进了桌洞。

    “啪。”

    千流明明明已经把书挡在眼前了,那纸条还是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打到他的脑门。

    “我生气了!你是不是因为知道我家里的情况才换的位置!”

    你生气和我有啥关系啊!

    咱俩根本不熟好吧!

    上周一周没说话你不都好好的嘛!

    你家里咋样和我有啥关系?!

    “快点生气不理我吧!”

    千流明觉得自己超级无辜。

    只希望卫姊苏能一直生他气不理他吧。

    后面卫姊苏果然没有再传纸条,千流明安静的上完了一天的课。

    拎着鸡蛋饼回到家,他看到了一个人。

    罗佳慧。

    “你来我家做什么?”千流明有些紧张的问道。

    罗佳慧此时穿着一身休闲装,头发盘着,脸上也憔悴了很多,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看起来就像熊猫一样。

    “洪胜棘事件,涉事的人超过二十多个,本来没必要那么累,我们可以慢慢查,但谁让洪胜棘在那种场合居然自曝了,搞的舆论压力很大,上面叫我们半个月内把事情搞定,我上一周只睡了三个小时。”

    罗佳慧说话嗓子都哑的,千流明皱眉,因为他还闻到一股烟味。

    “咖啡红牛我都喝吐了,我也抽了两根烟,办公室其它人也都是一根接一根,不然根本熬不下去,希望你能理解。”

    千流明耸耸肩,把鸡蛋饼放到桌子上,道:“所以你来有什么事?”

    罗佳慧在制服口袋掏了掏,拿出一个证件和一个信封,道:“最高等的贫困补助资格,我给你要来了,好好学习,多的我也不说了,千万不要像洪胜棘那样,这些钱够你上大学过日子,但到了社会,最好还是要靠自己,明白吧。”

    千流明走到罗佳慧身前,接过证件,看了看。

    他郑重的对罗佳慧说道:“谢谢你,罗警官!”

    罗佳慧把信封也扔到桌子上,道:“这是你应得的,真正困难的人应该得到关怀和帮助。”

    千流明把信封也收了起来。

    “其它就没什么事了,你一定要好好做人,好好学习,哦,对了,我撬了你家门这事你就当没发生过,还有,让我在你这睡三个小时。”

    罗佳慧说完就躺沙发睡了,睡的很干脆。

    千流明对睡着的罗佳慧微微鞠躬。

    虽然这个人平时看起来不靠谱,但在关键的事上,她一点也不含糊。

    他把罗佳慧抱到了父母屋里,给她盖好了被子。

    然后关上门。

    回到自己屋里,反锁。

    接着他才掏出一个小挂坠。

    正是一周前他砍了洪胜棘“本源”得到的东西。

    他看看自己的技能。

    “斩源 lv.2(升级中,剩余时间480h)”

    这个挂坠肯定有不凡之处,但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他也不知道,这一周多的时间他一直在研究它。

    可不论是刀砍火烧,还是浇水种植,它都没什么反应。

    所以今天他准备尝试一下其它的办法。

    在他奇奇怪怪的技能书里,修仙类技能是一个重要分支。

    其中有“炼器”这一项。

    “炼器 lv.1”

    是他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时学到的,他当时还以为自己可以去工厂当一名工人了,结果发现并非如此。

    所以一本只有名字和炼器有点关系的书他到底是怎么学会“炼器”的啊!

    所以他的技能树到底是咋长的?

    从技能带给他的记忆来看,他可以用灵气炼器,用异火,用功德,用血炼器或者是用神魂炼器,哦,还有一个以泪炼器。

    但实际上。

    他上哪找什么鬼灵气去?!

    还有异火,你还不如让他直接问土豆要一团异火回来玩玩。

    以血炼器,感觉不靠谱,他就是普通人,普通人的血也可以?

    神魂炼器……这个更别提了……

    还有功德炼器,难道是要他刻个自己的石像让别人祭拜去?

    封建迷信不可取啊家人们。

    不过把别人技能树给砍了这事本身就足够玄幻了。

    千流明觉得这种事情还是不要暴露为好。

    就目前来说,这就是他最大的秘密了。

    想了一下,目前就以泪炼器他还能试一下。

    但,以泪炼器也很奇怪好不好,谁没事说哭就哭的?

    他得到的记忆力有解释,说泪这种东西是“情绪”的具现化,也是承载着人类喜怒哀乐的东西……反正意思就是泪水很强,可以用来炼器。

    他坐在桌子前,呆了好一会,结果愣是把自己整尴尬了。

    流不出来泪水啊。

    他的情绪很理智,他的感情不可燃。

    他,无情滴男人。

    千流明觉得这么瞪着眼也不是个办法,一般人打哈欠的时候都会有泪水。

    所以他也想打哈欠。

    可是哈欠从哪来呢?

    他现在倍儿精神,哈欠会传染所以他要有一个传染源才可以。

    对了,如果把罗佳慧吵醒,她一定会打哈欠的吧,她睡眠不足的厉害。

    但,千流明想到罗佳慧的力气,也许到时候自己不是被她的哈欠传染,而是被她打哭?

    传说洋葱的气味可以刺激人的泪腺。

    但是,千流明家里没有洋葱。

    倒是有姜和蒜。

    他平时也会自己做些东西吃,怎么便宜怎么来。

    可是平时他切这些也没有啥感觉啊。

    哦,对,辣椒水!

    他制作了一瓶辣椒水,放在了他以前捡到留下来的还可以用的小瓶子里。

    做完了他忽然想到,既然是只要刺激自己的泪腺就行,何必用那么极端的方式呢?

    能对自己下狠手的人是狼人,他不是。

    他就把辣椒水收了起来。

    然后他翻箱倒柜找了一会,找到了半瓶风油精,涂到眼睛的周围,然后干瞪着眼。

    几乎是立即就见效,他甚至没有办法瞪眼。

    泪水就像不要钱一样往下流,滴在桌子上。

    他也不清楚这种硬刺激出来的泪水包不包含自己的感情,总之都硬挤出来了,就先试试。

    把挂坠放到泪水上。

    然后他就闭上眼,在心里默念记忆中的炼器口诀。

    念了一遍没有用,两遍,三遍

    等到他念第七遍的时候,他感觉到挂坠发生了一丝变化,似乎他一个物品心意相通了。

    这是很奇怪的感觉。

    需要时间来适应。

    不过千流明现在不缺时间,而他,在于这个挂坠心意想通后,便知道了这东西的作用。

    一,附身,千流明能获得这颗本源技能树上的所有技能,但一次附身只能持续十个小时,并且需要冷却五天。

    二,吸收,直接吸收这颗本源技能书,有几率提高他自己的技能等级,增加他的成长潜力。

    三,当挂坠用,趋利避祸。

    好吧,第三点是千流明自己加上去的。

    千流明现在很开心,第二个用法对他来说无用,因为不论是提升“修仙”等级还是提升“走路”等级他都不会开心,他的技能树没几个值得升级的技能,直接把这东西用掉有些可惜。

    真正让他惊喜的是第一个技能。

    他可是知道这个挂坠,就是洪胜棘的技能树,对于高中生来说,是非常豪华的技能树了。

    有了这个,最起码他找工作面试的时候不用担心了。

    很多工作他不是不会,而是实在没有“技能”表现出来,他缺的只是敲门砖。

    而且,只要好好利用,他也能上大学!

    进了大学,他才有机会接触更多和技能研究相关的知识,才能解决他技能树的问题。

    ————自娱自乐的分割线————

    x市,一件出租屋里,一个看起来有些帅气的大叔,刚溜完狗狗回到家,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他的旁边,躺着一个脸色苍白,昏迷不醒的帅气高中生。

    如果罗佳慧在这里,她绝对会把自己的手下,同事和上司一起喷个狗血淋头!

    本来应该在医院有五个人随时盯着的洪胜棘,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大叔拍拍自家的金毛,它很听话的跑到屋里睡觉去了。

    他走到洪胜棘床前,查看了一番情况后,在他床前用手机自拍了一张。

    然后发到了某个聊天软件上。

    笨笨爸:“各位,这位小同学好像很难醒过来了(°ー°〃)”

    匿名:这两天x市闹的沸沸扬扬的事是你做的?

    笨笨爸:不是,你可别乱说啊。

    a:@笨笨爸,50万,我买他,觉得价格低,可以私聊。

    桃桃:@a,这小帅哥是谁?你也感兴趣?

    匿名:@笨笨爸,老a要的都是好东西,我出七十万。

    aa专业处理尸体:有我活没有?

    笨笨爸:@海,姑娘在不在,这个小帅哥你要不要,我你要不要?

    桃桃:海姑娘最近处在研究的关键节点,可没时间理你。

    匿名:群里都是大忙人,老a,你在私聊吗?

    笨笨爸:海姑娘不在,这小孩我就不留了。

    a:我已经收购完,各位不用多想,这个人只是遇到了一些我感兴趣的情况,我要仔细看看。

    大叔就是群里的笨笨爸,他看着已经到账的三十万定金,摇摇头。

    现在的钱太不好赚了,要知道洪胜棘案现在多少人在盯着,他好不容易把这个最主要当事人给搞了出来,可以说稍微有点差池就会死,结果总额才八十万,还不是一下交付齐全。

    不过,那个老a要来x市亲自验货,要不要出点难题考考他呢?

    大叔自顾自的坏笑了一下,然后又和已经睡着的金毛来了一张自拍,在围脖上发道:“笨笨今天也安静的睡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