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ni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技能树有点问题 > 第九章 一晚上能发生多少事
    千流明站在小区门口,林依尘下午站的那棵树下,有些发懵。

    刚才,他的“斩源”升级完毕,作为一斧砍废了洪胜棘的技能,也是所有技能里,最神秘的技能,他自然第一时间查看。

    “斩源 lv.2 升级条件:林依尘技能本源*1/黄天真技能本源*1”

    这个技能升级后附带了一个技能。

    “源视 lv.1”

    他现在站在树下,思考两个问题。

    为什么会有林依尘?

    黄天真是谁?

    “斩源”这个技能来历极其神秘,它不像千流明学语文学出了“修仙”,它是完全不知道其根源的,千流明注意到时它就已经是千流明的技能了。

    技能升级需求里,第一个出现的就是洪胜棘,千流明用这个名字去打听,很容易就能找到他,但是技能又无法立即发动,非等到学校宣布洪胜棘学到了物理和生物专精,技能才给了他进一步的指引。

    洪胜棘是个纨绔子弟,祸害他人,而且技能有猫腻,所以斩他的源千流明觉得没问题。

    可是林依尘呢?

    她帮助同学,天性纯良,而且一身的技能都是自己刻苦努力学出来的,没有半点掺假,她为什么会成为“斩源”的目标?

    至于黄天真,千流明只把他当做和洪胜棘一样的纨绔子弟,准备两天假过后问问同学认不认识这个人。

    他现在最担心的是林依尘,可是他只知道林依尘在隔壁的幸福里小区,不知道具体在哪,站在树下思来想去,千流明还是决定去幸福里小区转一转,万一能遇到呢?

    在他走后,一辆小轿车开到楼下,罗佳慧到了,把车停好,她从后备箱把工具箱给拎了下来,然后上楼。

    敲门,半天没人应。

    “这小子不会睡觉了吧?算算时间,这两天应该会有月考吧,月考结束,累了?”

    这么想着,她又一次撬开了千流明家的门。

    嗯,敲不开,但是能撬开。

    “咦?没人在家?这小子,不会又去捡垃圾去了吧!我都帮他申请到特级贫困补助了!不行,我得好好说说他!明明还是个小孩,天天捡垃圾算什么!”

    罗佳慧自言自语的说道。

    但是去哪找呢?

    罗佳慧打开手机,搜了一下附近的公园,只有一个,就在四中斜对面。

    她锁好门,噔噔噔的跑下楼,晚上人少,她又启动车子朝公园开去。

    此时的公园里,原本跟老人起诉的林依尘不知为什么昏倒在了躺椅上。

    而老人,此刻正被一把吉他顶在地上。

    那个坐飞机的帅小伙,此刻冷漠的看着老人,完全没有任何要尊老爱幼的意思。

    “价格已经讲好,我也付了定金,为什么你还要一直拖着这笔交易,我找你找了一段时间了。”

    老人居然也完全不怕,反而是开心的说道:“没想到老a你这么年轻!”

    “货在哪?”老a没有多余的废话。

    “哎呀,放心啦,没事啦,货在我手上很安全的,这段时间我除了躲你还在躲警察,不过他们真的太弱了,还没有你找的快”

    这个老人就是笨笨爸伪装的了,他直接承认了自己故意在躲老a

    “我想和你玩玩。”

    老a没说话,他等着这个随时可以被自己碾死的老人把话说完,一边的金毛看见主人被一把吉他顶着脑门非但不生气,反而开心的摇晃着尾巴。

    “过两天,这个学校运动会,你会看见洪胜棘,到时候能不能拿到他,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另外,我又找到一个不错的苗子,我给她喂了那个药。”

    老a这下倒是来了兴趣。

    “洪胜棘的药,是你给他的?”

    “不是,我对男的没兴趣。”

    “另有其人?”

    “应该是,这也是我把洪胜棘给偷出来的原因,可是,我在他身上并没有检测到有服用那个药的痕迹,很奇怪。”

    “有点意思。”

    老a放下吉他,似乎听到了什么风吹草动。

    “那我就陪你玩玩”

    说完,他一手拎起昏倒的林依尘,把她朝着远处丢过去。

    “混蛋!”

    罗佳慧骂出了声,她不得不从躲藏的灌木丛里跳出来,接住林依尘,接着毫不犹豫的掏枪射击。

    老a早有准备,反手把吉他背在身上,三步两步就不见了踪影,另一边罗佳慧苦苦追了那么长时间的犯人,昵称是笨笨爸的老头,此时也是健步如飞,带着狗子飞奔而逃。

    “砰!”

    子弹射中了金毛,它吃痛叫唤了了起来,笨笨爸立马急眼了,但罗佳慧手里有枪,他只犹豫了半秒不到,一把扛起金毛头也不回的跑了。

    罗佳慧想上去追,但是林依尘还在昏迷中。

    怎么办!?

    ————分割线————

    时间往前拨一会,千流明来到幸福里小区门口,就看见有一些人在围观,大家议论纷纷,人群中似乎有哭声和叫骂声。

    他钻进人群。

    一个男人正赤裸着上身,目光通红,骑在一个一条腿有些短的妇女身上,拳头好似不要命的打。

    “你这个臭婆娘!钱呢!钱呢!”

    “就他妈知道给你弟!”

    “你就是你弟当年在赌场赔给我的!”

    “他他妈的拿你的钱去逍遥快活了!”

    “老子呢?!”

    “叫你跑!”

    “要不是今天看你弟又跑赌场了我特么都找不到你!”

    “打断你一条腿还不行,我今天非得把你另一条腿也打断。”

    女人只在那里哭,哭着在地上爬。

    围观的人有一直在劝的,也有叫好的,有男人想上前拦却被自己老婆拉住的,有八卦发生了什么事的……

    千流明在围观的人群中,浑身发冷,他的脑海中不断闪过鲁迅先生的文章,学习的时候只觉得难懂,但是现在又觉得无比贴切。

    他听着围观群众的议论,已经大概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转身从路边捡起了一块板砖,再次钻回围观人群,这时候他知道“传纸条 lv.1”有什么用了,那就是把这块板砖传给那个打女人的畜生的头上!

    他瞄准好了,正欲扔出,忽然有听闻人群中有人议论。

    “他们不还有一个闺女吗?跑哪去了?”

    “谁知道,他们的闺女好像叫林依尘还是林依深来着,在四中上学,今天四中的孩子考完试放假,不知道跑哪了。”

    千流明瞬间想明白了,为什么林依尘会站在树下那副表情,为什么他的潜意识让他拦住林依尘,他后悔当时为什么不多问一句,如果当时多说一句话,也不会这样。

    又想到这对男女是林依尘的父母,他犹豫了一下,但看到那个男人脸上的残忍的表情,他还是把砖头砸出去了,甚至加重了力道。

    扔完,他就悄悄的跑了。

    “砰”

    “啊!艹!你们他妈的谁扔的,找死啊!”

    男人的半边脸直接被砸肿,嘴上脸上都是血,他缓了一下才站起身,对着围观人群喝骂,手里拿着砸他的板砖,似乎想找到砸他的人。

    围观人群“呼啦”一下子就散开了,男人连跑几步逮住一个人模狗样的男的,扬起板砖就要砸。

    “不是我,不是我,哥,大哥!我是给你叫好的那个,刚才你打嫂子打的真的好!”

    男的慌乱的说道,散开的围观人群里,有一个女人听了这话立马尖叫。

    “打死他!打死我老公!就是他扔的!男人打女人你在旁边叫好?!你可以去死了!咱俩离婚!不能跟你过了!”

    场面乱成一团,一边看热闹不怕事大的老头老太太更是聚精会神,甚至连退都不退,就眯着眼在那里看。

    而刚才在地下一直被打的林依尘的母亲,拽着男人的裤脚。

    “是,是我不对,不管别人事,你要打,就继续打我吧。”

    …………

    直到警察来,这场闹剧才算结束。

    此时的千流明,已经根据围观者议论的信息,摸到了公园,然后他就看到罗佳慧和躺在地上昏迷的林依尘。

    “我已经叫了救护车,她没有生命危险,你在这里照看她,我去追犯人,注意安全!”

    罗佳慧没有一句废话,此时犯人扛着金毛已经跑了,但他行动不便,一路又有血液指引,罗佳慧现在再去追还有机会,而且她刚才看到犯人的时候已经通知了局里,现在大批的人手已经在往这边赶。

    她丢下这句话就去追犯人了。

    千流明赶紧来到林依尘身边,确认她呼吸平稳,也稍稍松了一口气,救护车来之前,他也不敢把林依尘给扶起来扶到椅子上,又害怕她躺在地上着凉,就把自己的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

    然后坐在那里焦急的等待。

    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突然,他看到一棵树从林依尘身体中长出来。

    他揉揉眼睛,树没了,可以等他仔细盯一会,就会发现树还在,这棵树枝繁叶茂,而且枝干粗壮,看起来就有长成参天大树的根基,它的底部在林依尘的腹部,枝干沿着林依尘的身体往上。

    “源视 lv.1”

    千流明盯着这棵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他手上还有洪胜棘的技能本源,它的形象就是一棵树,树上有一根超过主干的枝干,非常突兀,那代表着洪胜棘作弊得来的物理专精和生物专精。

    只见林依尘身体里的“树”在轻轻摇晃,似乎正在生长。

    “不要,拜托不要。”

    千流明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然而,他心里的声音没有传达到。

    那棵树枝干轻抖,渐渐的,有两根枝干窜了出来,和洪胜棘一样,光秃秃的,没有枝叶。

    根据洪胜棘身上的例子,这可能代表林依尘也获得了两个专精。

    然而,事情冒似没有那么简单,林依晨的“树”上,又窜出了两条枝干,并且千流明惊恐的发现,这棵树开始长根了。

    洪胜棘的“树”,在千流明的理解中,只是他一身技能的具现形式,它也可以选择河流来体现,也可以选择星辰来体现,内在是不变的,变得只是外在。

    但是林依尘的“树”竟然开始长根了,这就代表着,“树”这一具现形象,是有意义的。

    在千流明眼中,“树”的树根是扎向虚空的,可却仿若扎进了她的血肉中,林依尘脸上出现了痛苦的神色。

    千流明攥紧了拳头,担心的看着林依尘。

    “呃!疼……”

    林依尘竟然疼醒了过来,她迷迷糊糊的认出了千流明。

    “千,千……,老爷爷,笨笨……药……”

    “没事你慢点说要不要喝水”千流明紧张的说道。

    可惜林依尘又昏了过去。

    她身体里的“树”,好像暂时停止了生长。

    千流明悬着的心暂时放了下来。

    然后他的心又悬了起来。

    一个背着吉他的高大帅哥出现在两人面前。

    “这个姑娘有点意思,你也有点意思。”

    “你是谁?你什么意思?”

    “你喊我老a,你能看到小姑娘体内的东西吧?”

    千流明没有说话,他抱住林依尘,护着她,戒备的看着老a。

    “这小姑娘体内的那团光,在吃了药后,变得更加璀璨,比一般人吃了后要漂亮的多,甚至可以说发生了质变。”

    老a说道:“你也能看的到吧,我从你的眼神里读出来的。”

    千流明没说话。

    “不用这么戒备,我这次的目标是另一个小孩子,就不会再对她动手,这是我的原则。”

    “是你把洪胜棘偷走的?”

    千流明开口了。

    “不是我,我只是花钱把他买了下来。”

    可能因为千流明在他嘴里也很有“意思”,所以老a说了不少话。

    “差不多了,我就来看看这小姑娘的情况,先走一步,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说完,他转身就要走。

    “砰!”

    一声枪响。

    一个同样高大,带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男人从暗处走了出来。

    “接到罗佳慧的通知我就赶过来了,本以为晚了,谁知道还有一条大鱼。”

    是陈峰。

    老a转过身,从背上把吉他拿在手上,抠了抠,一枚弹头落到了地上。

    “现在的警察真的好可怕,上来都不问一句直接开枪,以前好歹还会先围住再喊话呢。”

    “对付你这种通缉犯,准许开火的指令都不知道下了几次了,老a。”

    “如你所见,我们下次聊。”老a很无所谓的对着千流明再次告别。

    “破绽!”

    趁着老a说话的档口,陈峰直接一个黏性手雷扔向了他。

    老a眉头一皱,直接用吉他挡住黏性手雷,然后直接吉他脱手朝陈峰扔过去。

    陈峰在扔出手雷的同时就在靠近老a,此时也全然不顾手雷和吉他,直接闪身来到老a的身边,一支电击指虎不知道什么时候带在了他手上,猛地一拳轰出。

    老a依旧淡定的说道:“黏性手雷是假的吗?不错的诱饵。”

    只见他身形一动,后发先至,直接用肘部抬飞朝他打来的拳头,同时用一把黑色匕首狠狠的在陈峰胸前划了一刀。

    “嗤。”

    陈峰的防弹衣发出了被割裂的声音。

    “你这把匕首,什么做的?”

    陈峰不依不挠,无惧短匕,更进一步。

    “和匕首无关。”老a游刃有余的说道:“这是技巧,想不想学?你很有天赋。”

    “不用,有这本事留着去教你的狱友吧!”

    两人缠斗了一会,老a似乎是烦了似的,抬脚把陈峰踢到了一边,趁机跑掉了。

    陈峰自然是紧追其后,死死的咬住他。

    此时,救护车的响声从远到近的过来了。

    不一会,几个医生就小跑着过来,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后,他们就带着林依尘去了医院。

    千流明也跟着去了。

    今夜,注定是难以入眠的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