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ni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技能树有点问题 > 第十三章 修仙 LV.2
    放假的第二天,千流明是被林依尘的早餐香味叫起来的。

    按理说千流明起的不晚,假期早上还能七点起的人可不多。

    但是没想到林依尘起的更早。

    她五点半起的,起床后读了半个小时的英语,然后洗漱,做饭。

    导致千流明六点半就起床了。

    他很服,什么是学霸?明明已经有五个专精技能了,却仍然五点半起床背书。

    并且在吃早饭的时候和千流明说了一下今天的计划。

    上午写两套数学试卷,下午写两套理综试卷和一套英语试卷,晚上背语文和听英语听力。

    中间的空闲时间她就在网上找工作,晚上出去散步一小时,因为还有一些零散的小东西她需要在十元店买。

    她还规范了以后自己使用卫生间的时间,以免出现尴尬的情况。

    千流明自然是答应下来。

    以前他假期还要整天待在外面打零工和捡垃圾呢,呆在家里学习简直太舒服了。

    “我身体里的能量约十二小时会满一次,我们就每八小时吸收一次,早八点,下午四点,以及睡觉前一次。”

    林依尘说道。

    千流明也答应下来。

    昨晚睡觉前他就吸收了一次能量,但因为太累了就直接睡了。

    结果今天早上他发现能量少了一半。

    “为什么这种能量在林依晨身体里无法消散,但是在我的身体里却会消散呢?”

    又是他想不明白的问题。

    不过根据他第一次用能量来修炼的经验算。

    林依尘积攒十二个小时的能量,也就是满一次的能量,足够他运转九个小周天,也就是一个大周天。

    他之前只是运转了半个周天,后续能量跟不上,愣是吐了一口血。

    千流明趁着吃饭的时候盯着林依尘看了一会。

    只见她身体里的“树”支楞着突兀的五根枝干,脚下是不知通向何处的根,在她的身体里欣欣向荣。

    那团黑色的能量经过一夜的蓄积,此时有一张煎饼那么大了。

    为什么会用煎饼比喻?

    因为林依尘做的早饭就是煎饼,圆圆的,黄灿灿的,上面还打了鸡蛋,饼里面拌了葱花,吃起来外焦里嫩,酥软可口,千流明吃的很开心,在他自己的印象里,他似乎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饼了。

    “千流明同学,好好吃饭,不要一直盯着我,感觉怪怪的。”

    “好”

    千流明不再看林依尘,他没有告诉林依尘他能看到她身体里的“树”。

    林依尘也能感知到,千流明的目光里没有恶意,反倒是有很多疑惑。

    有什么好疑惑的?

    林依尘确认了一下自己新买的白色长袖打底衫,上面没有印花也没有溅油。

    他在疑惑什么?

    吃好饭,林依尘带着千流明出去买了个菜,回来之后又收拾了一下,时间才来到八点。

    千流明牵住林依尘的手。

    这一次吸收能量,是千流明吸收的最多的一次,那些能量汇聚在千流明的丹田之处,形成了一个远超之前的气旋。

    这让在在早餐吃饱后有了奇异的第二次吃饱的饱腹感。

    甚至他有了打嗝的冲动。

    事不宜迟,他直接在铺了一层毛毯的沙发上开始修炼。

    “修仙 lv.1”

    这个技能带给他的,除了和修仙相关的记忆,就是一篇心法。

    无名无姓,理解起来也不难,控制能量转它丫的!

    怎么控制?

    千流明也不清楚,就好像有些人能控制耳朵动,有些人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耳朵一样,就是一种感觉,懂吧?

    你懂!

    他控制着这一大坨能量在筋脉中游走,很快,他第一个小周天运转完毕。

    他只觉得浑身毛孔张开,他的“内在”与外界似乎联通了,他能感觉到,坐在他对面的林依尘呼吸带动的气流。

    “接下来,第二周天。”

    第二周天的运转,那些能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它们似乎变成了挖土机,在他的身体里野蛮的开路,这让他感觉到了痛苦,不过很快,这痛苦变成了酸麻的爽。

    第二周天转完,他感觉到整个身体开始变得不一样,酸酸麻麻的就好像被四百斤的大汉踩背踩了一顿。

    第三周天,第四周天……

    到了第九周天的时候,这些能量似乎变成地质勘探专家,一路上对他的筋脉挑挑捡捡,有什么杂质马上就给剔除掉。

    而这支勘探队,此时也并不壮大,但其质量,已不是从林依尘身体中吸收得来的能量可比的了。

    第九周天结束。

    一条凝实的,五彩斑斓的黑色能量,在千流明的丹田中重新化作气旋。

    这一瞬间,千流明眼前仿若出现了星空,他的身体宛若一道顶天立地的厚重大门,此刻,被这气旋开出了一条缝。

    透过这条缝隙,千流明好像看到了无穷地力量,好像看到了……

    一张脸!

    一张只有血淋淋的面皮的脸。

    他吓的猛然睁开了眼睛。

    “刚才那是什么?”

    “幻觉吗?”

    “为什么会有这种幻觉?”

    “那是谁的脸?”

    千流明只觉得浑身发麻。

    “千流明同学。”

    林依尘的声音让他冷静了下来。

    他长舒一口气,忽然发现自己不一样了。

    耳聪目明,五感敏锐,身体感觉强壮了许多,仿佛有许多力量藏在他的四肢百骸,等着他来发挥。

    他看向林依尘,五感变得更加敏锐的他看林依尘觉得与刚才不同了。

    林依尘真的很可爱,眼睛里是真切的担心,她身上的味道也很好闻,有安抚人心的力量。

    “千流明同学,怎么了?”林依尘刚才一直在观察千流明,她虽然看不到千流明身体里发生了什么事,但她能感受到他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化,比如他似乎变得更难琢磨了,身体好像也悄悄的长高了一些?头发是不是也比刚才长了?他脸上也没有那种因为吃不好而导致的不健康的肤色了,而是变的白嫩了一些。

    “我很好。”

    千流明收回目光,说道。

    然后他就感觉肚子在咕噜噜的叫。

    接着他就差点失去理智,一蹦三尺高,两步就从客厅的沙发窜到了厕所。

    随后就听见了类似战场上战马奔腾嘶吼的声音。

    千流明仿佛和马桶有仇,要用排泄物炸毁马桶一般狂泄。

    他的身边自动浮出了技能。

    “修仙 lv.2”

    “修仙·心法 lv.2”

    “修仙·神通 lv.1”

    “修仙·神通·海纳百川 lv.1”

    “修仙·功法 lv·1”

    “修仙·功法·急速 lv.1”

    “修仙·炼器 lv·1”

    “修仙·符法 lv·0”

    “修仙·阵法 lv.0”

    “修仙·丹术 lv·0”

    “修仙·山海经 lv.0”

    “洗筋伐髓 lv.1”

    “走路 lv.7”

    “跑步 lv.9”

    “学习 lv.7”

    “跳跃 lv.7”

    他的修仙升了一级,连带着心法和神通以及功法都升了一级。

    心法在他的脑海里自动补上了接下来的修炼方法。

    而神通和功法则是个出现了一个技能。

    其它修仙类目里的都没变,不过让他意外之喜的事,他的学习又升了一级,这意味着他的学习效率以及上限又高了一些。

    他的走路升了两级,走路这个技能一般人都是在五级,特殊职业或者运动员会高一些,作为人类生活中最基础的动作,它升级意味着千流明的运动能力和身体协调能力经过修炼得到了提升。

    他的跑步技能也升了两级,在努力一把甚至都能往长跑或者短跑等专精技能发展了。

    至于跳跃,这个可就真的非常难升级了,一般,篮球运动员,跳跃等级也都只在十级往上不超过十三级,他们的跳跃高度普遍在一百厘米以上,而正常人的跳跃技能一般在四级或五级,能跳四五十厘米。

    很多人练习跳跃,可能练习一年也就让跳跃技能升一级。

    这个技能升级本来就很难,而且越往后就越是翻倍的难。

    千流明的跳跃技能升到了七级,也就意味着他以后只要愿意,就能跳到七十厘米。

    在这个以技能量化人生的世界,只要他展示出这个跳跃高度,往高了不说,高中和大学篮球校队肯定会要他。

    这一波升级,可谓是收获满满。

    这些基础技能的提升,包括他五感更加敏锐,身体更加健康,应该都是那个“洗筋伐髓 lv.1”做的。

    小说里一般这种洗筋伐髓都会有丹药或是前辈的辅助,怎么到他这就这么随便呢?

    哦,也不随便,至少他现在不断的用便便轰炸马桶,就是洗筋伐髓造成的。

    虽然你技能升级时候的样子很靓仔,但你在马桶上魂飞魄散分样子真的很狼狈。

    林依尘带着口罩站在卫生间外。

    “千流明同学,你怎么了?还好吗?”

    虽然闻着味道并不太妙,她已经把家里能开的窗户都打开了。

    只听见卫生间里的声音断了一瞬。

    千流明挤出虚弱的声音。

    “i'm fine,thank you。”

    接着就又是一连串的声音。

    今天的千流明家,也是和平的一天呢。

    ——————————

    在一片工地上,一个身穿工装,头戴安全帽的中年大叔,手里推着几袋水泥,一路来到了正在修建的地下停车场。

    只见他推着车来到了某个楼梯拐角,然后扛起了一袋水泥,又顺着楼梯下到了地下二层。

    这里连灯都没有。

    大叔打开了头上的灯,走了一会,找到了一片还算干净的地方。

    他打开水泥袋,里面躺着一只金毛,此时很虚弱的喘着气,看着大叔,连尾巴都摇不动了。

    大叔眼里有泪水,他掏出一盒狗粮罐头,放到金毛面前。

    x市的宠物医院被陈峰的人盯着,他根本没法去给狗狗做手术,而且就算找人做,只怕从狗的身体里取出子弹头的那一刻,他就暴露了。

    但是如果不做,笨笨可能活不过三个小时。

    大叔声音带着哭腔。

    “对不起,笨笨,你什么也没做错,却被射中了,我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的,笨笨,我没什么用,我不能看着你就这么等死,所以赶快吃了罐头,好好睡一觉,兴许醒来,我就给你治好了。”

    是的,他现在只能自己做手术,只见他从满是口袋的工装里,一样样的掏出了酒精,手术刀,止血钳,止血带,纱布,夹钳等工具,在另一边还有冷藏箱,是他之前出去一趟搞到的血袋。

    狗粮罐头里有麻醉药,笨笨好像听懂了主人的意思,脑袋朝主人拱了拱,尾巴摇了一下,又垂到了地上。

    大叔的泪水流了下来,抱着笨笨,无声的哭着。

    笨笨吃力的用爪子拍了拍大叔的手臂,伸出舌头在他的脸上舔掉了他的眼泪。

    “吃吧,快,快吃吧,我会治好你的,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大叔流着泪说道。

    金毛动了动自己的脑袋,却已经够不到罐头了。

    大叔连忙哭着把罐头挖出来,递到金毛嘴边。

    片刻,金毛被麻醉。

    大叔擦干了眼泪,嘴里念叨着:“你不会死的,我要杀了那个女人,你不会死的,我要杀了那个女人……”一边把血袋给金毛挂上,准备输血。

    然后,举起手术刀,划下了第一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