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时候,师祖转头看了一眼战场的下方……看了一眼吴天,眼中全是失望的神色……显然,杨晟能知道这些秘辛,绝对是吴天透露的。

    可是,师祖的脸上却没有惊慌的神情……而是继续掐动着手诀……

    而杨晟冲入了孤庙之中……

    第二百二十一章 春暖

    师祖为什么不阻止杨晟?如果杨晟冲入孤庙,到了蓬莱……然后吴天配合再想办法散去了白玛之魂,蓬莱就会消失……杨晟就会去到昆仑……那么他又知道回来的办法……那个时候,世间就会被制造出无数的杨晟……然后无数的人将会成为他们的养分和奴隶……

    可是师祖依旧在掐动手诀……一脸的镇定!

    但杨晟却是惨叫了一声,一下子从孤庙中狼狈的滚了出来……在他身前有一只消失的大手……看起来就像师祖的手……那是怎么回事儿?师祖明明就在掐动手诀啊?

    在这个时候的韦羽已经收了术……好像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我师祖的事情了……可是他却带着感慨的说道:“昆仑传道,曾经授予人‘建筑’之术……利用特殊的方式封存建筑之中的气场,风水,或者埋下一些特定的东西……老李,你真的好算计,竟然通过托梦的方式,让得到这个传道的后人,早早的在这没被唤醒的孤庙之中,埋下了你的一截指骨……封存了一个术法!杨晟会这样莽撞的冲进去,必然中招,你也算到了。”

    可能这样正常的一击会给杨晟造不成什么伤害……甚至可能会被轻易的化解……但是这样的情况下,杨晟怎么防备?

    原来,一切的布局都在师祖的控制当中!

    杨晟恨恨的看了一眼我的师祖……而那一边吴天发出了一声受伤的长嚎……师祖仿佛有所感应一般的叹息了一声……

    “刚才那个术法已经力尽,难不成你还能挡我第二次?”杨晟狂吼了一声,再次朝着孤庙冲去……

    而我剩下的只有对师祖的震撼……震撼的不是他的力量,而是他算无遗策,为卫道为沧桑精细的一颗心……我怎么可能想到,我多年前答应骷髅官儿的一件事,让昆仑的传承流转到他后人那里去……如今成了师祖的一招暗棋?

    “昆仑之力,临。”在这个时候,师祖终于睁开了双眼……一个手诀落下……身后的阵法再一次的金光大盛……一股绝大的力量从阵法中逸散而出,包裹着师祖的身躯……

    杨晟只是咬牙看了一眼,继续朝着孤庙冲去……刚才师祖的一招,让他滚了很远的距离……尽管速度再快……杨晟毕竟是一个对术法理解粗糙的人,他只能借助肉身的力量……

    却在这时,师祖只是简单的一个挥手……一道金色天雷编织而成的长矛朝着杨晟激射而去……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啊?我的师父要借助王师叔的阵法,还要经过好长时间准备的秘法……师祖竟然瞬发?

    面对天雷的力量,杨晟还是有一些顾忌的……但事情到了如此的地步,他也只有赌一把了……竟然咬牙硬生生的朝着天雷之矛撞去……天雷之矛在杨晟身上硬生生的炸开……给杨晟的身上带来了一片焦黑的痕迹……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却让杨晟的脚步一顿……

    在这个时候,师祖的身形飘飘……开始踏动起步罡……神态无比的潇洒……挥手之间又是一根天雷之矛朝着杨晟刺去……杨晟再一次硬撞……可是再一次的被挡住脚步……

    阵法还在源源不断的涌现出力量……终于在天空中,投射出了一个盘坐的威严老道的身影……

    “呵,昆仑之仙的投影……看来这一次昆仑是下了大本钱,要彻底的解决昆仑遗祸,毕竟符合规则的机会不多,可能仅此一次。老李也不用在束手束脚……投影现,这个老儿的力量算是全部借给老李了……”韦羽望着天际,就这样评价了一句。

    但是我心中却是震撼不已,这是什么意思?到底神仙是来自哪儿?好像昆仑根本不是唯一的答案?就像道童子又是来自哪儿?上人又是谁?

    “神仙他到底是?”我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韦羽。

    师祖的战斗根本不用我担心……在完全得到了韦羽所说那个老道,也就是昆仑之仙的力量之后……师祖的瞬发秘法好像更加的得心应手……杨晟前进的脚步去越来越慢,因为出现在他身前的天雷之矛渐渐变成了两根……三根……连杨晟也开始犹豫是不是要硬碰?

    而阵法中力量还在不断的涌现……看来就如韦羽所说,这一次昆仑是下了大本钱,要彻底的清除昆仑遗祸……从昆仑借力开始,杨晟的败局已经注定!

    面对我的问题,韦羽只是瞄了我一眼:“神仙来自哪儿?就看你理解的神仙是什么了?如果只是能力……或者是灵魂道心比你所在的世间更进一步的存在……那么神仙来自很多地方……而在你们所谓的神仙眼里……却是没有神仙,只有化身大道的圣……那才是路的尽头……而他们在哪里?他们就在你头顶上的青天之上。”

    我有些茫然的看着韦羽……或许这句话,我要很久很久以后才能理解……不过,他肯给我说这些,我还是感谢他是一个多话的‘神仙’。

    前路已经彻底的被阻挡了……杨晟也被彻底的激怒……他终于不再挣扎了……而是转身朝着师祖冲去,大吼了一声:“我杀了你!”

    暴怒的杨晟……身体力量达到了极限……速度就如同一道闪电……就按照师祖之前的速度也根本避不开……而我已经认出……也很诧异,师祖踏动的步罡竟然是四象之阵……虽然是天地禹步,但这未免太低级了吧?

    可是师祖却毫不在意……在杨晟冲过来的一瞬间……刚好步罡踏完……在轻描淡写之中,杨晟一下子被四道落下的星力给完全的束缚……

    “就凭这样想困住我?”杨晟大喊了一声……而我却震惊,就算是四象之阵……也是天地间最顶级的步罡,号称无物不困的天地禹步,师祖竟然能在这么快的速度下完成……让四道星力几乎是同时落下,我如何能够不震惊?

    和当时的那个神一样……杨晟的命运之河化作了一双蓝色的大手……开始硬生生要撼动星力……但是比那个神强悍的是……杨晟几乎没有用尽全力的样子……是两只蓝色大手同时进行……硬生生的就把其中两道星力抬了起来。

    “不自量力。”师祖只是这样评价了一句……脚下的步罡不停……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道虚影投射于天空……这次是一个看起来很邋遢的老道,眼睛都不甚清醒的样子……腰间还挂着一个酒葫芦……

    韦羽只是‘啧啧’的感慨,而这个时候,师祖的脚步更快……竟然在踏动步罡的时候……带起了残影,我已经无法呼吸,因为我认出来了这是北斗步罡……天地禹步的更高级的步罡……师祖踏动它竟然能带起残影?

    而昆仑之力的降临也好像更快……在这个时候,师祖朝着我虚空的一抓……我感觉身体好像有什么东西流逝了一样……人也变得有些不适应的迟钝起来……

    却看见天空中又化出一道虚影……又是一个道士,只不过梳着道髻,却做书生的打扮……

    在这个时候,我身体被抓走什么东西的时候,我听见师祖和天空中那三道虚影同时说道:“借灵觉一用,平衡各方力量……”

    同时,我听见多话的韦羽评价了一句:“这灵觉,迟早得道啊……强过神仙小时候太多,不,也强过神仙大人。”

    我被韦羽这副样子弄得有些无语……但从他的神态来看……这一次的胜局已定……好像无须担心……

    昆仑的力量还在降临……在这个时候,杨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就是在疯狂的抵抗……只可惜他刚刚破坏了四象之阵……师祖这边的北斗步罡再次踏完……再一次的困住了杨晟。

    “就凭这样,你还是困不住我!”杨晟疯狂的大喊……这一次,命运之河疯狂的滚动,竟然朝着七道星力同时席卷而去……

    师祖看着杨晟叹息了一声……这个时候……接二连三的虚影快速的投射到空中……一连竟然出现了五个道士的虚影……我想,那是因为师祖是道家人,否则也应该有别的修者出现吧?昆仑会不会也是热闹的?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师祖没有给我回答……韦羽竟然也没有评价……

    在这个时候,师祖竟然停下了踏动步罡……掐动手诀之下……两尊虚影竟然朝着正道的大阵移动而去……两道昆仑之仙的虚影,竟然亲自主持大阵……

    再一次的,雷公会被召唤出来……而昆仑的力量还没有停止……越来越多的虚影出现……当我看见一个痛心疾首的中年道人出现时……吴天的脸色变了……他转身想走……却被一道力量镇压……动弹不得。

    “孽徒……竟然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我传你请神大术……你却连任何的神都请不动了,只能从地狱中请来那么祸害,可见你一颗道心已经偏到了何种地步?”罕见的,我竟然听见了虚影传达意志……而我心中莫名的对这个严肃的中年道士心中有一股亲切和尊重。

    当时,我被取走了灵觉也是傻……其实只要仔细一想,就知道他既然叫吴天孽徒……恐怕也是我师祖的师父,毕竟我师祖和吴天同为师兄弟……这个虚影才是我真正的师祖……

    只是我当时根本就没有想到……而那个严肃的中年道士好像也不在意这些虚礼……或者隔着世界,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还归不如他那一脉……只有师祖可以!

    我们只能算师祖的弟子们……而他在怒斥吴天的时候,看向师祖的眼光却有几分欣慰……

    吴天被镇压住,全身瑟瑟发抖……神色却有着让人看不透的不忿……在这个时候……师祖却是再次开始踏动步罡……我只是看了一眼,就已经凭住了呼吸……漫天小银河之步!

    虽然比不得银河之步……但已经是逆天的不能再逆天了……根本是这个世间的人无法想象的……我简直觉得自己是在做梦……能想象吗?万千星力落下的场景。

    可能也不会那么夸张……毕竟小银河之步是笼统的说法……小到可能只踏动一个小星系的力量……大到接近整个银河……

    但无论如何,这也已经是我能想象的极限了……在这个时候,天空的虚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几十道……我没有想到昆仑的神仙之人就这样投影了那么多在我的眼中……

    师祖只取了三分之二的力量……剩下的全部在帮正道的人士碾压战场……

    局势已经完全的逆转……我没有想到,我们竟然能够这样的取得胜利……天佑正道,天佑华夏,天佑世间……

    而终于师祖的漫天小银河之步也踏动完毕……在漫天虚影的见证下……绚烂透明的星力一道道的落下……让人好想看见了最美丽的盛放……

    杨晟被彻底的困住了……师祖停下了脚步……

    邪道之人也被昆仑之仙镇压……满地疮痍的战场在这一刻莫名的安静了下来……只是片刻,正道的人士开始欢欣鼓舞……而邪道的人惶恐不安……因为等待他们的不知道是什么命运?

    我的心在这个时候,却高兴不起来……长辈的尸体还一个个的倒在地上……倒在血泊之中……如果这就是代价,我愿意只是我一个人死去,而他们活过来……

    “杨晟,结束了。”师祖对于杨晟根本没有多余的废话……挥手掐动手诀,天地风起云涌……万千道雷霆开始在天空聚集……杨晟再强悍……在这样被困住的情况之下……也会被接连不断的天雷消灭……

    “哈哈哈哈……没想到走到了这一步,却也功亏一篑!我恨呐……”杨晟仰天大吼……可是,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他绝对破不开这聚集了众多昆仑之仙力量的漫天银河之步。

    “执迷不悟。”师祖的神色冰冷……第一道天雷已经落下。

    一道天雷对杨晟造成的伤害有限……他看了一眼师祖,忽然狂笑到:“老李,你可唬不住我……这些虚影有本人百分之一的力量吗?对,你们今天是可以用这样的力量消灭了我,可也阻挡不住我做鱼死网破的事情!”

    师祖的神色一变……却见杨晟全身紫光大盛……忽然一道紫光以毁灭的力量一下子朝着星力囚笼的一角狠狠的炸去……完全是鱼死网破的做法。

    “只要留一点点力量,就可以破开某种平衡……我知道上界怕什么……这是我的报复!”杨晟的神色全是疯狂。

    而师祖的脸色变得沉重……开始沉默不语的接连接引天雷不停的轰击……可是最后疯狂的杨晟如何在意?只是疯狂的做着这件事情!

    我从师祖脸色沉重看出来了……杨晟一定在做一件异常可怕的事情……无奈昆仑之力已经借到了极限……也真如杨晟所说,这样的力量无法阻止他!

    师祖在和他抢夺时间……但一分一秒的过去……杨晟竟然凭借着疯狂……坚持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终于,又是百道天道落下的时候……杨晟竟然用力量把星力牢笼炸开了一个极小的缝隙……在这个小小的缝隙之中,一团紫光挤压而出,朝着远方的天际奔去……

    “如同只是爆炸……你也阻止不了……因为,要磨灭它,需要多少的天雷?哈哈哈哈……”杨晟疯狂的大笑……

    师祖的脸色变了……眼前的杨晟已经极度的虚弱……为什么?到最后还是争抢不赢?

    “罢了,天意……”在天空中的那个严肃中年道人忽然望着远方,忧虑的说了一句……我好像感觉到了一阵地动山摇的震动……一声似是而非的疯狂兽吼之声传来……

    “再来,再来……全部都出来!”杨晟笑的越加的疯狂……在这个时候,不止是师祖变了脸色,就连那个严肃的中年道人也变了脸色。

    但是在这个时候,一声凄凉的呼声却从那边传来:“晟哥……”

    这是……我的心里一惊,她怎么来了?却忍不住转头……却看见在战斗到负伤的珍妮大姐头和老掌门的护送下……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半大的少年走上了山坡……站在那里呼唤杨晟……

    杨晟原本已经完全的疯狂……听见这声呼喊以后,竟然身子一震……忍不住的转头了……

    “晟哥,我知道你是重感情的人,否则也不会为了老师留下的东西,疯狂到现在这个地步……可是,晟哥,你老师走的早,没有给你留下只言片语,你真的就以为你理解的是对的吗?”还能是谁,这个时候,上到山坡上来的竟然是静宜嫂子……还带着他们的儿子。

    杨晟说不出话来……全身颤抖,猛地的一个转头,仰天望去……竟然是两行泪水从眼中滚落……在这个时候,师祖竟然停止了天雷的轰击,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晟哥,如果……你不是困到这个地步,我的话你是半分都听不进去的吧?我一直都不了解你,你是那种不走到绝路,绝不回头的人……或许,你走到了绝路,也要坚持的走下去,曾经这是你吸引我的地方,因为你让我看到了一份执着,可那时的我却没有看见这份执着之下的偏执……所以,我告诉儿子,要学你爸爸的执着,却也要有认错的勇气。”静宜嫂子的声音带着哭腔,而提到儿子,杨晟疯狂举起的手渐渐的落下。

    最了解自己的人,往往就是那个共同生活的人……或许,就真如静宜嫂子所说,杨晟如果不是走到了绝路……也许真的连这番话都听不进去吧。

    “晟哥,我知道其实你没有忘记我们母子……很多次,我能感觉你偷偷的来看过我们……到最后,我只希望你能给孩子做一个榜样,做一个知错能改的榜样,毕竟那么多年,你偷偷来看我们……你却没有听孩子叫过你一声爸爸。我会让儿子叫你一声爸爸……难道你不希望这一声,可能也是唯一一声爸爸,是让他带着尊重的叫你一声吗?”说到这里,静宜嫂子一下子蹲在地上哭了。

    那个时候,杨晟的出走,她站在风中没有哭……那么多艰难的岁月,面对人们的猜测指点,她一个人带大孩子,她没有哭……却在这个时候真切的哭了。

    杨晟没有说话,只是在流泪中无声的颤抖……过了十几秒,他忽然睁开眼睛,对着师祖说了一句:“动手吧。”

    在这个时候,漫天的天雷落下……一声‘爸爸’忽然超越了雷声,传到了杨晟的耳中,杨晟猛地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嘴唇抖动,终究什么话也没有说出口……

    接着,他被漫天的雷光湮没……

    任何人都有权力被爱……但他至少在自己的人生中要懂得爱人,才能感受到被爱的滋味……否则,这一切将被剥夺……

    ※※※

    竹林的沙沙之声传来……一壶清茶袅袅,我和师父就这么静静的坐在竹林小筑的长廊之前,看着远方蒙蒙的雨景……

    “师父,你真的不后悔用部分果报,来换取这么一点时间吗?”转眼,大战已经过去一月……而这一月我心中安宁,因为这是我和师父在竹林小筑的一月。

    大战结束……昆仑为正道人士降下果报……牺牲之人功德不够的,将带福报大念力转身……功德圆满之人,将踏上蓬莱,魂归昆仑……

    我的长辈们尸体未冷,灵魂还未离体……所以在昆仑大功力之下,得到回魂……师祖当时就要带走师父一行人……却不想师父领头拒绝了师祖。

    “师父,我还剩下一些岁月,我想陪伴承一。”这是师父说给师祖的话。

    而师父一开口,我的长辈们纷纷提出了要陪伴小辈的要求……

    “如果你们现在随我去……肉身也能归于昆仑,如果你们还要剩下的岁月……到时候,只能魂归昆仑,相比于完整的到昆仑,这中间有什么差别,你们是知道的吧?”师祖没有强求,只是问了那么一句。

    师父他们却坚持了……于是换来了我们这样安静的岁月……

    师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看着天空说道:“这雨快要不凉了,这春天要到了啊……”

    春天?我的心微微有些颤抖……却是强作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