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ni小说网 > > 不婚 > 第十五章停电
    自从俩人在手机诈骗事件之后重归于好,虽然仍会拌嘴呛声,但像这样闹冷战,一闹闹十天的情况,还真不多见。

    姜绯觉得陆柏珵莫名其妙,明明是他乱翻她东西,她还没发火,他倒是生气了。小气吧啦的,也不知道那猪脑子成天在想什么。

    就连安梦茹都发现了他们的不对劲。不过安梦茹并没有担心,因为他俩闹别扭的情况实在太多了,她只当这回是无数次小打小闹中极普通的一次。

    这天她让姜绯去叫陆柏珵来家里吃饭,说是朋友送了一些新鲜的虾蟹,晚上可以做油焖大虾。油焖大虾是安梦茹会做的家常菜中口味最重的一道,恰好也是陆柏珵最喜欢吃的一道——所以姜绯从来不信陆柏珵喜欢吃安梦茹做的饭菜的鬼话。

    姜绯忸怩了一会儿,好不容易答应去隔壁找陆柏珵,谁知陆家没人,她回家和安梦茹说,安梦茹便让她给陆柏珵打电话。她不肯。最后还是安梦茹问了万希,才知道陆柏珵和她去了俄罗斯,得开学才回来。

    安梦茹转头问姜绯:“小陆没告诉你么?”

    却见姜绯脸色难看至极,硬邦邦地丢了个“没有”,就上楼回了房间。

    姜绯自认心胸宽广,至少比陆柏珵强。她都找上门了,是他没有珍惜机会,还一声不吭地跑出去玩……这怎么看都很不仗义。她心想,除非开学后他亲自过来和她道歉,否则她绝对不会原谅他。

    然而让她无语的是,她从假期等到开学,再从开学等到军训,也没有等到陆柏珵过来和她道歉。

    渠阳初中不设军训,到了高中却尤其重视,高一新生需集体前往边城军区进行封闭式训练。

    姜绯到的第一天因为洗澡不仅需要排队还限时的问题搞得很是狼狈,习惯以后某次下楼经过仪表镜,差点没被镜子里灰头苦脸的自己吓个半死。

    旁边新认识的苏甜甜说:“别看了,大家都这样。”

    正好华婷从旁边经过,苏甜甜又撇撇嘴,小声说:“哦,除了她。”

    姜绯看了眼华婷的背影。这女生初中不在渠阳,前些天新生开会,她靠一头未干的长发一举成名,最近好多人都在议论她,说她不受紫外线荼毒,漂亮得不像话。

    而姜绯只想问她是用了什么牌子的防晒霜。

    这天的训练一如既往的枯燥难熬。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晚上突然停电,教官吹哨紧急集合。

    姜绯幸运,洗完澡才碰上断水停电,她随便扎了个揪出来,听旁边的抱怨此起彼伏,还未得意,就因为他们太吵,被连累罚蹲半个小时,蹲完脚趾头都麻得没了知觉。

    而楼里依然没有亮起灯光。

    姜绯见几个教官站在一起讨论,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心口惴惴,想到的是胆小怕黑的陆柏珵。

    他们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说过话,不在一个班,也不在一个营,难得新生开会那天在礼堂匆匆打过照面,他却还率先避开目光,视她于无物。

    她从不知他的气性原来还能这么大。

    活该停电,看不吓死他!

    *

    因为停电,上头传下全体学生前往大操场集合待整的指令。

    不到一会儿功夫,大操场就站满了人。

    陆柏珵个子高,站在最后一排。大概是心理作用,他总觉得背后有什么东西,晚风一吹,吹得他全身发毛。

    十分钟的军姿结束,终于可以坐下休息,他正准备和前边的人换个位置,后腰忽然被人用力一顶——

    顾不上疼痛,惊惧上涌,他猛地回头,可还没来得及发作,刚看清来人就熄了火。

    “你怎么来了?”他压低了声,却掩不住诧异。

    此时就看台上有打光,下边乌漆麻黑,人与人的交流全靠声音辨认。姜绯的出现并没有给旁人带来多大的关注,如果不是陆柏珵太了解她,甚至不能第一时间将她认出。

    “你不是怕黑么?”

    姜绯所在营队休息得早,磕磕碰碰地摸黑过来,他们这边还在站军姿。也亏他出众,好认,她搁角落等了等,这会儿累,干脆盘腿在他后边坐下,见他一动不动,便拽他裤腿,“你坐啊。”

    说完感觉到似乎有人看过来,她又压低了帽檐。

    陆柏珵喉结一滚,提起裤腿坐下,用身子挡住她。

    “你擅自离队。”他说。

    “你不说,没人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会不说。”

    姜绯睁圆了眼,她还没找他算账呢,他居然敢跟她叫板。

    她抬手拧他胳膊,“陆柏珵,适可而止!”

    这个时候的陆柏珵,还没有练出结实的肌肉,姜绯一掐一个准,他疼得倒吸一口凉气,飞快就撸下她的手,“姜非非!”

    姜绯却被他手心的汗惊住,于是毫不犹豫地将他的手抓起,“就这么怕啊,手汗真多。”

    她手劲出乎意料的大,陆柏珵抽都抽不出。

    又或者,是他根本不想把手抽走。

    姜绯等半天等不到陆柏珵开口,到头来还要控制住他不许他乱动,她翻个白眼,说:“我发现你这个人还真逗,又小气又矫情。你进我房间翻我东西,我都没怪你,你还跟我生气,有必要么?”

    陆柏珵缓缓呼吸,沉着一口气说:“你掐我很痛。”

    “那是你活该。”

    姜绯说着,又揉了揉他的手。他的手,只握过笔杆,又细又滑,就是这手汗,未免也太旺盛了些。

    她叹了一口气,把他另一只手也抓过来握着,说:“一个大男人还怕黑,你怎么这么怂。”

    陆柏珵嘴唇上下一碰,无言以对。

    他手心出汗,并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她在向自己靠近。

    她的手可真软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