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ni小说网 > > 不婚 > 第二十三章洗澡好慢
    拜托苏甜甜帮自己瞒过查房,姜绯给的理由是她回家了一趟,一时间赶不回来。

    苏甜甜虽然奇怪,但好在人不多心,很爽快地应了下来。

    “陆柏珵,”姜绯摁掉手机,“明天我怎么回去?”

    “用我的出入卡。”

    陆柏珵早想好了,“门卫认识我,我可以直接进去。”

    姜绯惆怅地一叹,也许是因为对方是陆柏珵,知道自己回不去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不是男女有别,而是她不想睡沙发,她想睡床。

    说起来他俩还是太熟了。小时候他们就经常一起睡午觉,长大后虽然有了男女意识,但身体还保留着原来的习惯,像别人眼里过分亲昵的肢体接触,在他们这里却是习以为常。

    就拿中考前一个月来说,姜绯学累了,还借陆柏珵的床眯过一小会儿。醒来后听到陆柏珵说她睡觉流口水打呼噜磨后槽牙,气得要死,当晚入睡前特地开了录音想听听他说的是不是真的,结果第二天发现什么也没录上。不是她没闹动静,而是手机没电了。

    距离现在,也才过去一年光景。

    姜绯想了半天,还是主动开口道:“你寿星你最大,今晚我睡沙发吧。”

    陆柏珵望她,没说什么。

    姜绯见状,又感到憋闷,这人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都不会客套的么?

    她站起来,“你这有没有多余的毛巾啊。”

    陆柏珵僵住,“你要洗澡?”

    学校供水不便,只有下午放学那会儿有热水,姜绯是洗了澡才过来找他的,她没多想,“不啊,我洗脸。”

    陆柏珵似松了口气,“我给你找。”

    然后又听到她说:“你这里有没有新牙刷?”

    今晚的陆柏珵异常好说话,他把毯子往沙发上一放,说:“还要什么,我下楼去买。”

    姜绯想说她就住一晚,没必要,但话到嘴边还是说了几个生活用品。最近天太干了,脸上不涂面霜睡不着。

    陆柏珵只听她说个笼统,就买回来了她平常惯用的牌子。

    姜绯才想起来他们好像是经常一起逛超市来着。她垂着脑袋把袋子里的东西翻来翻去,说:“聪明人脑子就是好,连这都记得。”

    陆柏珵不置可否,“去洗脸。”

    “哦。”

    姜绯洗完脸出来,见陆柏珵还一身校服坐沙发上,不由踢了踢他,“你干嘛不洗澡就坐我要睡的地方。”

    “……”陆柏珵面露一言难尽的表情,“你今天话很多。”

    “你今天话很少。”

    “……”

    陆柏珵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心里有鬼,他看到姜绯现在这自然大方的姿态,只觉别扭又碍眼。如果她可以表现得矜持害羞一些就好了。可是这个念头刚起,他又开始庆幸,还好她不觉得尴尬。

    因为这样才不会显得他有多么不正常。

    他说:“我睡沙发,你睡床。”

    姜绯满脸惊奇地看他,也没推脱,“这是你说的,我可没逼你。”

    陆柏珵一言不发,拿起衣服就去了浴室。

    姜绯背对着听到浴室门关上的声音,顿时长长地吁出一口气。她看看自己汗湿的手心,心想,眯一会儿和睡一晚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她居然担心起自己睡熟后是不是真的会流口水打呼噜磨后槽牙了。

    *

    这出租屋大概五十平,全开放式设计,床的旁边就是一张叁人沙发,中间不过隔了一个矮柜。

    姜绯刻意把身子转向了靠窗户的一边。

    她平时睡眠质量不错,在寝室统一熄灯后闭上眼没几分钟就能睡着。但可能是这会儿浴室的水声太大了,她闭上眼,如何都无法入睡,只觉得吵。

    陆柏珵洗澡好慢。

    她听了半天水声,不禁想,住外面真好,随便什么时候洗澡,也不用怕断电停水,自由得很。

    想着想着,水声停了。

    姜绯下意识闭上眼。

    她听到陆柏珵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又听到他去浴室关上门吹头发的响声,还听到他出来后躺进沙发时压出的弹簧声。

    他没关灯。

    姜绯特别想翻身过来问他是不是要开灯一整晚。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只是还没问,就和他撞了视线。

    有那么几秒,俩人相视无言。

    “你还没睡?”陆柏珵神色淡淡,以手臂作枕,毯子披了半身,他一动不动,吐字也轻微,带着沙哑和慵懒。

    姜绯略微失神,倏尔在此时认可了班上那些人对他的评价。他长得是很不错,少年气盛,鼻梁高挺眸如墨,从她这角度看过去,竟一点也不难看。

    “你洗澡太久了,好吵。”她小声说。

    陆柏珵睫毛很密,随便颤动两下都很明显,他眨了眨眼皮,避开话题说:“现在很安静,你可以睡了。”

    说完他看了眼头顶的吊灯,“我把灯关了吧。”

    “别,你不是怕么?”

    “有小灯。”

    陆柏珵起身一阵摸索,屋里就只剩了姜绯床边一盏暖光。

    暗下去的视野让姜绯放松些许,她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拍拍被子说:“我感觉自己一个人住外边还挺好的,等以后我上班了,我就到外边租房子住。”

    “……我刚出去不是买回来挺多东西的,就放在这吧,你以后要过来,也能用。”

    姜绯见他识时务,笑道:“是因为过生日心情不错还是因为我送了你球鞋,你今天真好说话。”

    “我平时不好说话?”

    姜绯把脸埋进被子,鼻腔涌进陆柏珵衣服上会有的带着皂感的苦茶气味,她闻了闻才想起回复:“还行吧,我习惯了。”

    “什么叫还行吧?”

    “有个问题我一直很好奇……”

    俩人异口同声,把对方都给说住了。

    陆柏珵反应快些,“什么问题。”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

    陆柏珵微怔。

    姜绯解释:“我替我们班的女生问的。”

    陆柏珵一错不错地看她,却只能看到她头顶。

    从关了灯,她就一直没有看过来。

    其实如果她只保留前一个问题,不作后面的解释,他兴许还愿意认真回答。

    但最后他也只是说:“我不知道。”

    姜绯嫌他敷衍,“那你有喜欢过谁么?”问完她却莫名紧张,偷偷攥紧了被角。

    半晌。

    陆柏珵转眼盯着茶几下的球鞋盒子,说:“有。”

    姜绯终于抬头看向他。她张嘴,想问他这个人她认不认识,可见他被晕开的光笼罩,看着有些陌生了,也就选择了不再接话。

    关于答案——

    她想知道。

    但好像,又不那么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