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ni小说网 > > 不婚 > 第三十六章你到底能不能行
    明知陆柏珵是司马昭之心,姜绯还是让他进了屋。

    快两年不见,说不尴尬是假的。姜绯以为陆柏珵进来后怎么说也得和她客套客套,最起码,走流程问一句你这两年过得怎么样,还是挺有必要的。

    但没想到他那么不走寻常路,进门就是:“你不是一个人住?”

    姜绯哽住,“……对,还有我助理。她出去唱歌了,晚点回来。”

    陆柏珵了然,主动帮她把包拿上了,不由分说,“那就去我那边。”

    知道他要来找自己,心里不可能不期待,姜绯回来后连外套都没脱,连口红都是刚补的,她不需要收拾什么东西就能走。但当陆柏珵走到门口等她时,她还是犹豫了:“陆柏珵,你什么意思呢?”

    陆柏珵紧抿着唇,这种状态大概持续了五秒钟。

    他终于开口:“我很想你,非非。”

    短短几秒,姜绯等他出声,等得嘴唇都木了。

    陆柏珵和别人不同。如果是别人和自己分手两年后突然出现这么说,姜绯肯定会破口大骂那人是不是想骗炮。可如果是陆柏珵,他说他很想她,那他就是真的很想她,而且是想她想得不得了,已经到了忍不了的地步。

    这么说似乎挺自恋,但姜绯知道,他想跟她和好。

    陆柏珵从小便是闷葫芦,吃醋偏爱另辟蹊径,经常闷头闷脑生闷气,酸味溢出,方圆百里都能闻到。可能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他物欲很浅,很少会有喜欢的东西,好不容易遇到了也不愿意表达。

    哪怕是当年和她在一起,他都吝啬一句表白——虽然行动力不弱。

    他一向是做比说多的性子。

    然而这样的他,却会在醉酒迷糊时叫她非非老婆。

    姜绯其实很怕去做没有结果的事,否则当初也不会和他分手。如果说第一次分手是小打小闹,那第二次分手,可以说是将她整根骨头都给抽走了。

    说什么分手还能做朋友,那都是骗人的。

    她太讨厌和陆柏珵当陌生人了。

    姜绯深呼吸,想舒出鼻尖的酸味,却没能收住,她匆匆低下头,“那走吧。”

    陆柏珵落她半步,她似乎听到他叹了一声,她侧耳,恰好他弯腰牵起了她的手。

    姜绯心尖一软,就听到他故作轻松地问:“你那睫毛膏防水么?”

    她破涕为笑,气道:“闭嘴吧你。”

    陆柏珵住的是海景房,豪华瑰丽,茶几上还摆着精致的甜点。姜绯捏着个马卡龙逛了一圈,回头问他是有项目要谈还是过来度假。

    他不答,却问她要不要洗澡。

    她刚摇头,他已经将她压在了沙发里抵死亲吻。

    接下来的事情水到渠成。

    姜绯觉得自己挺没原则,才稍微挣扎那么两下就搂过了他的脖子加深热吻。

    分别两年并没有让他们忘记对方……以及对方的身体。

    陆柏珵揉着姜绯的敏感点一下一下地进入她的身体,他眼神无比虔诚,以至于姜绯不敢看他眼睛。

    他较劲般:“看我。”

    姜绯仍当缩头乌龟。

    他便掰过她的下巴,“看我,非非。”

    姜绯吃疼,瞪着眼,心中羞愤不已,故意激怒他:“话变那么多,你到底能不能行了?”

    陆柏珵:“……”

    事实证明,说男人什么都可以,唯独这件事不能随便开玩笑。两年光阴,陆柏珵宝剑未锈,且超常发挥,做到后面,姜绯累得抬手的力气都没。

    陆柏珵帮她擦身子,而后抱着她上床进被窝。

    洗完澡姜绯就恢复了点精气神,仍选择闭眼装死,还是一副蔫蔫的状态。

    陆柏珵握着她光滑的肩膀吻她眉梢,“能不能行?”

    “……”姜绯翻个白眼,“你没完没了了是吧?”

    他吃笑,笑意淡去后眉眼又染上正色。

    “非非,我们和好吧。”

    姜绯一默,干咽了口唾沫,说:“那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跟你过来。”

    “我是说,”陆柏珵垂眸,“不结婚也没关系。”

    姜绯呼吸一窒,“你知道我不是说说而已。”

    “非非,我也没有跟你开玩笑。”

    姜绯内心震动,仰起头时鼻尖擦过他下巴,微露的青渣刮得她一疼。

    说来滑稽,她与陆柏珵的两次分手,都和“小成”脱离不了干系。

    也许是蝴蝶效应。她因为陆柏珵异地提出分手没分成,因此被安梦茹发现她恋爱的事情;小成不过是她当时的随口搪塞,却在毕业后成了她和陆柏珵分手的诱因。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天,陆柏珵斥声质问她明明可以坦白,为什么不趁机告诉安梦茹他是谁。

    高中时她不说,可以是安梦茹不许她早恋。

    大学时她不说,可以是安梦茹不许她恋爱。

    但这次安梦茹都松口了,她却还是不说。按照她不愿意日后两家关系尴尬的说法,那不就是她觉得他们一定会分手么?

    姜绯摇头说不是,连说她没有这样认为。

    然而事实如此,她的否认苍白无力。也就是那天,她向陆柏珵坦白自己是不婚主义的事。

    陆柏珵怔然,他和她一起长大,当然知道她对婚姻的排斥。

    但他从来不以为意。

    因为他以为自己不同。

    至少对姜绯,他是不一样的。

    他问姜绯:“我也不行?”

    许久姜绯才哑着声说:“对不起。”

    精↑彩↓收║藏:wоо⒙νiρ (W oo1 8 . V i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