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ni小说网 > > 不婚 > 第四十七章婚前试居
    安梦茹是在两天以后给姜绯打的电话。

    “你屁股好了么?”

    “……”

    姜绯怀疑,自己屁股受伤的事情估计已经传到人人皆知的地步了。她叹气,说:“您都知道了啊。”

    “哼,瞒得还挺好。”

    安梦茹的语气不无得意,“是不是因为上回我让小陆给你介绍对象,刺激到你们了?要不怎么那么多年没水花,最近才开窍。”

    姜绯仍旧郁闷,只含糊道:“差不多吧……”

    “晚上回家吃个饭?我亲自下厨。”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厨艺多好。

    “……这屁股还没好呢。”

    “金子做的屁股?这都多少天了,今晚你就回来,要还不好我都该带你去医院看看了。”

    姜绯自知躲不过,也没等到陆柏珵回来,收拾了两件衣服就叫车回了老城。

    这天傍晚没什么光,阴沉沉的,妖风阵阵,吹得姜绯鼻尖通红,下车后她随手买了串糖葫芦,吃了一个嫌腻,一边嫌弃一边吃,到家也就剩了一半。

    “都要吃饭了你还吃糖葫芦。”

    安梦茹嗔怪着,抢了姜绯手里剩下的糖葫芦,又往她身后看了看,“小陆没一起过来?”

    “他不工作么……我也就这两天闲,病假没剩几天了。”

    “忙点好,忙点好。”安梦茹连连点头,“你一会儿走的时候打包点回去,正好给小陆当宵夜。”

    “妈?”姜绯不可思议地看她,“我今天不走,要留家过夜的。”

    安梦茹眼前一亮,“小陆一会儿还要过来?”

    姜绯气得心梗,懒得说了。

    晚饭吃得也不算平静,安梦茹话多得收不住,一会儿问姜绯俩人怎么在一起的,一会儿让她以后在陆柏珵跟前收敛点性子。

    姜绯问她:“我脾气很差?”

    “你还好意思问?”安梦茹一副上帝视角的架势,“从小就是小陆让着你。如果是别人,才交往两个月你就跑去玩同居,看我不打断你的腿。不过小陆就不一样了,住一起磨合一下性子也好,人都说情侣要婚前试居再考虑以后的……”

    姜绯听得心惊肉跳,“您还挺时髦,婚前试居都知道。”

    安梦茹自得道:“其实在你们还小的时候,我就有想过娃娃亲这回事。但我看这事主要还看缘分,强扭的瓜也不甜,就没强求。不过看你俩还真是天注定,耽误这么多年,这不还是在一起了。”

    “……才在一起多久,干嘛要想得那么远,听着怪吓人的。”

    “别人我不好说,小陆我是看好的,”安梦茹夸张地竖起眉头,“你可别给我整幺蛾子,听到没有!”

    姜绯:“……”

    晚上八点,姜绯回房,陆柏珵刚好给她来电,她接了:“你才结束啊?”

    “嗯。回家了?”

    “我妈让回的。”

    姜绯抠着窗沿,“一整晚都在念叨你,烦死了。”

    陆柏珵低低地笑,“要不要我过去?”

    “你过来干嘛,还不嫌事多?”

    “不习惯。”

    姜绯一愣,嘟哝道:“有什么不习惯的……”

    陆柏珵却岔开话题:“今天可能降温,盖好被子。”

    姜绯抬头看看月色,今晚月缺,细细一道钩,她倏地说:“我妈让我问你,今年过年你要不要来我家过。”

    电话另一头默了几秒,“你想我去么?”

    “臭屁,我都和你说了还能是不想吗?”

    陆柏珵笑了两声,“我还没吃晚饭,过来陪我吃点?我去接你,吃完再送你回去。”

    “太麻烦了吧?”姜绯蠢蠢欲动。

    “不麻烦。”

    陆柏珵这晚效率出奇地高,四十分钟后就给姜绯发来消息,说自己到了。

    姜绯脸上什么也没擦,本想素面出门,想想还是涂了口红。万恶的身体意识,始终不想太敷衍。

    安梦茹还没睡,听到动静出来看她,“这么晚还出去?”

    姜绯下意识心跳加速,说道:“陪陆柏珵吃个饭,晚点再回来。”

    说完她又有种解脱的快意。她还从来没有这么光明正大地向安梦茹提过陆柏珵。以前俩人偷偷摸摸,总像偷情,说什么做什么都要想着怎么去圆。如今不同,安梦茹巴不得她和陆柏珵绑在一起,最好明天就领证——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小陆来啦?那你让他进来家里吃呗,我去把饭热热。”

    姜绯忙拦下安梦茹,“别了,改天有机会的,您这一弄又要好晚,他明天还得上班。”

    安梦茹想了想,只能作罢,“行吧。你如果赶不回来就别回了,小陆来回折腾也累。”

    “……”

    姜绯彻底服气了安梦茹对陆柏珵的偏袒,摆摆手出门,晚风扑面,她快步走出巷口,左右张望后才找到车上去,“今天怎么开了这辆?”

    “顺手开的。”

    距离陆柏珵上次开这辆车,他俩还差点在车里做了。姜绯的内裤从脚踝脱落,卡缝里怎么也找不到,还是隔天陆柏珵特地过来寻了一遍,找到才避免了日后可能出现的尴尬。

    那条内裤被陆柏珵洗了,但姜绯事后却再没见过。

    她合理怀疑,是陆柏珵藏起来了。

    他一直都挺变态的,也干得出这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