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ni小说网 > > 不婚 > 第五十章肉渣而已
    姜绯觉得陆柏珵在某件事情上的态度未免太过要强,常常要跟她争个输赢,最好把她击得节节败退,这样才好彰显他的优势。

    而她只觉得他幼稚。

    但是钟蕴说她眼里的陆柏珵全然是另一副模样——至少不是姜绯所描述的那种,小肚鸡肠形象。

    钟蕴看人讲究第一印象。陆柏珵第一回请她吃火锅,路上塞车,来得晚,只能让姜绯和她先去排位。陆柏珵到时她俩刚进店不久。钟蕴说当时陆柏珵向她们这桌走近的时候,整个火锅店都在蓬荜生辉。她说时两眼放光,姜绯便揶揄她是不是看上了陆柏珵。钟蕴连连摇头,说陆柏珵这种人一看就不好接近,稍微认识下就得了。姜绯听得嘴角直抽,这种言论她也不是第一次听,但无论听多少遍,都没法撕下陆柏珵在她这里根深蒂固的“怕黑”标签。

    对于一个怕黑还小气的人,姜绯很难将他的形象捧得很高很远。

    不过她本来就没兴趣去找遥不可及的对象。

    陆柏珵这样的就正好。

    当然,如果他可以稍微改改自己较真的毛病,那就更好了。

    俩人洗过澡,都睡不着,关了灯聊天,说起以前的事。

    陆柏珵说来说去就那几件破事,最让他不爽的是她给别人写情书而不给他写。姜绯虽听得耳朵长茧,但恶趣味使然,她就是不肯解释清楚,只也拣了他的某朵陈年桃花做挡箭牌。

    华婷。

    陆柏珵是高中突然拔的个子,追求者也是那个时期最多。华婷因为军训散发成名,而他恰好外貌出众,俩人经常会被人共同提起。实际上陆柏珵并不认识华婷,后来还是因为一场辩论赛,俩人才有了交集。

    彼时陆柏珵和姜绯已经在一起。

    所以在知道华婷圣诞节谁都不送,只送了陆柏珵一盒巧克力的时候,姜绯冲陆柏珵阴阳怪气了起码半个月。

    而陆柏珵估计看出她的小心眼了,便也学她平常态度,那边拒绝了华婷,这边却对她不咸不淡不澄清,把她气得够呛。

    之后他们是怎么和好的,姜绯忘了。

    他们闹别扭的次数数不胜数,闹真的顶天就那两回,有一回还真分了。

    姜绯现在回想,还是会觉得因为分手浪费掉的那两年有些可惜。

    “除了华婷还有舒清。”姜绯越说越起劲,“陆柏珵,你也就赶上这两年我工作忙,脾气好,放大学那会儿,如果舒清这么出现,我不撕你粉碎算你走运。”

    “……我和舒清什么都没有。”

    “说真的。那时候你单身,舒清条件那么好,还主动,你就没有动心过?”

    “你想我说什么?”

    “说你真实想法。”

    “没有。”

    “不能吧……”

    没等姜绯说完,陆柏珵打断她,“所以你只想听到那个能让你八卦的答案。”

    姜绯讪讪,“没有就没有咯。”

    她一直维持着一个姿势,有些疲了,便转身,面朝窗户方向。

    没拉窗帘,姜绯能直观地看到月亮的形状。今晚的月亮有点胖,她记得小时候陆柏珵还对她说过,小孩儿不能用手指月亮,因为月亮会连夜下来割伤她耳朵。

    她信了,再好奇也没指过。

    这时,鬼使神差的,她伸出一根手指虚指月亮,呢喃道:“陆柏珵,我现在指月亮,月亮会不会割我耳朵?”

    陆柏珵从后拥住她,大手揉着她小腹,他顺着她手指方向看,说:“不会。”

    “哦,你小时候唬我。”

    陆柏珵开始扯她领口,里头什么也没穿,一摸一片软。

    姜绯扭扭腰,配合地抬手把吊带褪了,继续说:“你是不是看我好骗,就经常唬我。”

    “没有。”

    “那就是偶尔。”

    陆柏珵摸她的动作顿了一下,没来由地说:“以前你非要拉我去陪你玩跳绳,我不会跳,只能给你当树桩,然后站累了把绳子就往胸口套,你跳不上去,我再笑你腿短……”

    姜绯想起来,顺口接话:“你说腿短没人要。”

    “那也是唬你的。”陆柏珵说。

    姜绯一时失言,接下来陆柏珵就没再和她忆往昔,他摸黑拆了套,手探进被子,摸了摸两片软肉,提枪上阵,一捅到底。

    小穴半润不湿,初入有点生涩的疼,姜绯哼了一声,手指甲全抠进陆柏珵的肩。

    他往外抽出一半,又是全根没入,来回几下,姜绯终于湿透,她小小声地喘,也没放声叫。

    这晚他们在被窝下安静地做,胖月亮掩在云后看。

    做到后面姜绯受不住,抱着陆柏珵叫他快点。

    她带着哭腔,陆柏珵听得耳根酥麻,用力摁住她,急促飞快地抽动,许久放过她。

    结束已是凌晨。

    精|彩|收|藏:po18m.v ip | Woo1 8 . V i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