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ni小说网 > > 不婚 > 第六十五章结局章
    知道两家要一起吃饭,离约定时间愈近,姜绯就越焦虑。

    仿若她是第一次见万希,紧张得不行,叁天晚上怎么也睡不着,缠着陆柏珵和她一起看电影。

    电影恰好讲的也是青梅竹马的故事,姜绯早已看过,再重温仍然意犹未尽。

    她问陆柏珵:“是不是男的都挺闷骚?”

    陆柏珵不予置评。

    她又问:“以前我和你闹别扭,不理你的时候,你有没有在暗处偷偷看我?或者说,试图引起我的注意?”

    虽然陆柏珵不想承认,但是,还真有过。这样的糗事,当时做时没觉得什么,到现在乍然想起,除了发现自己居然还没有忘记的同时,还会感到万分尴尬,恨不得重头再来一回。

    他岔开话题:“一点了,你还不困?”

    姜绯果然转移了注意力,她捂着心口,幽幽地说:“我总害怕明天会出现什么差池。”

    事实上,什么差池也没发生。

    两边长辈各自心怀鬼胎,阴差阳错之下竟也吃得很好。唯独姜绯如坐针毡,看向陆柏珵时以为他会和自己一样,却发现他适应良好,话术处理得游刃有余,比她强多了。

    果然人最要不得心虚。

    万希走前给姜绯送了个翡翠玉镯,声称这次陆柏珵的父亲没能回来,是她怠慢,让她别介意。

    这样的话在饭局开始前万希就已经说过。姜绯当然不会介意,只觉手腕上套的玉镯千斤重,末了才干巴巴地说了声谢谢万希阿姨。

    万希注意到昵称的问题,但没点破,转头又和安梦茹交谈。

    姜绯在后边瞧着,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安梦茹的笑容尴尬又僵硬。

    估计也和她一样的想法,原本可以理直气壮地拒绝,到头来自个儿心虚了,也只能笑容以对。

    手心一热,是陆柏珵。

    她抬起头看他。他今天颇为正式,穿着笔挺考究。其实,就算他随便穿穿,应该都是这般效果的。毕竟有这张脸撑着,披什么麻袋不好看?

    晚饭结束,万希那边有司机,安梦茹和姜植便由陆柏珵开车接送,姜绯坐在副驾驶,头一回觉得车厢闷窒,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面对万希的示好,安梦茹知其因,再大的怒火也无法发作。

    现在万希不在了,姜绯生怕她会呛声陆柏珵,不成想她一路无话,却在下车时问起陆柏珵:“要不要留家里住一晚?”

    姜绯屏住呼吸,在陆柏珵应允过后,又看向安梦茹。

    安梦茹没看她,不过是轻轻点头,说:“那行,我给你找床被子,今天晚上会降温。”

    姜绯受宠若惊,用力捏了捏陆柏珵的手。

    陆柏珵回握,对着她笑了笑。

    *

    因为晚饭时心不在焉,姜绯没吃进多少东西。

    趁陆柏珵洗澡的功夫,她下楼,准备去厨房冰箱看看有什么吃的。刚到楼梯口,却听到安梦茹和姜植在厨房的谈话声。

    姜绯顿住脚步。

    他们应该是在为明天的早餐做准备。安梦茹有早上喝一杯豆浆的习惯,每天晚上都要做好泡豆子给豆浆机定时的准备工作。至于姜植,许是是被她叫去的厨房,等着闲聊。

    安梦茹说:“早上非非大姨问起非非要不要对象,说她那边有一个不错的。我寻思听听看看,结果给我发了个秃头的过来……你说说这是什么不错的对象?条件再好也不能秃头吧!”

    “你也是,”姜植语气有些不赞同,“非非都和小陆处对象了你还想着给她张罗相亲。”

    “我这不是无聊嘛!后头我就给大姨说了,说非非有男朋友了,给她看照片,她酸的哟,隔着电话我都能闻着味道。”

    安梦茹得意过后,声音渐微,“可她问我什么时候结婚,我又答不上来……”

    此后一阵沉默,只剩下水拨豆子的动静。

    就在姜绯以为他们聊完了的时候,安梦茹再度开口:“唉,今天这饭吃得,很不是滋味。总觉得欠了人家什么,可一想到万希是误会了才这样,又很生气……老姜,你说万希如果知道是咱们非非不肯结婚,她是不是就不会这个态度了?”

    姜植叹道:“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孩子两个自己过自己的,你怎么还在想这茬?”

    “我就是气不过啊!”

    “你小点声!”姜植声音低了些,“人小陆对非非是认真的。”

    “我知道啊,不然我今天能留他下来?说到底男人女人就是不同,我这边想着非非会不会吃亏,她那边却想着怎么帮小陆留住非非……”

    “你看你,你又来了!”

    安梦茹安静了会儿,说:“算了,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了,我管不着,也不想管了。”

    “嘴硬,到时候别人问起来,你肯定又要给人洗脑结婚也就那么回事啦,现在的年轻人——”

    之后都是些姜绯和她说过的话。

    “哪有!”安梦茹反驳。

    “上次你给非非小姑打电话,我都听到了。”

    “……”

    姜绯不再听,没去冰箱找吃的,而是转身悄声上了楼。

    这天晚上,俩人又没早睡。

    吃饭时万希曾隐晦地提起过孩子的问题。安梦茹脸色不甚明朗,但还是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这是他们俩的事,咱们也管不了,顺其自然吧。”

    万希也就跳过了这个话题。

    “我妈虽然脾气倔,但也只是私下对我,在外面还是挺护短的……我记得那次手机诈骗,她在家里打了我一顿,凶巴巴的,可到了万希阿姨跟前,又一个劲地帮我说话,生怕我被人瞧不起。她一直都挺好面子,所以才怕我在别人的言论下会活得辛苦……今天看到她憋着一股劲儿的模样,我挺难受的。”

    陆柏珵说:“她也是为你考虑。”

    “关于孩子的事,你怎么看?”

    “这取决于你。”

    姜绯不吭声好半天,说:“既来之则安之。我对生孩子这事想法有点矛盾,又觉得麻烦又觉得新奇,倒不如顺其自然,该来的总会来的。”

    “嗯。”

    她突然笑了声:“我发现很多事情在发生以前,它的不确定性总会被人无限放大,等事情真正发生了,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是说今天?”

    “今天这场面,我曾想过无数个坏结局,可是你看,什么状况也没发生。”

    “本来就没什么。”

    姜绯抿唇,半趴在陆柏珵的身上,耳朵枕着他的心跳声,她看着壁灯光下飞扬的尘埃,像夜晚的毛毛细雨,一点一点地润了她贫瘠的地皮。

    她说:“陆柏珵,谢谢你。”

    陆柏珵胸腔轻震:“不客气。”

    ————

    正文完。

    免*费*首*发:po18vip.de | Woo1 8 . V i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