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ni小说网 > > 不婚 > 第十六章红黑
    小时候陆柏珵因为有夜盲症,惧黑,胆小,对姜绯颇是依赖。

    姜绯属于去鬼屋玩都能跟鬼称兄道弟的那种胆量。她曾仗着儿童不用门票来来回回在鬼屋乱窜,玩到最后玩成向导,还帮工作人员招揽起客人,赚棒棒糖吃。

    而陆柏珵只能在不远处的石板凳上坐着等她。

    大概是见多了她的勇猛,陆柏珵从认识她起就喜欢跟着她。后来她突然不理自己,陆柏珵自责过好长一段时间,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还经常做出一些夸张的肢体动作,或者刻意提高音量,一切都猝不及防得叫旁边的人百思不得其解,以为他被下了降头。

    但她就是不肯看过来,反而扭头和别人说笑离开。

    陆柏珵从那时便觉得她心肠很硬。

    所以在俩人和好以后,他总会忍不住想要逗她,仿佛看到她跳脚炸毛是一件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虽然是动不动就要起争执的关系,但陆柏珵从未想过要与姜绯分开。

    想和姜绯一直在一起的想法,就像是一种在身体里扎了根的本能,没有人问,陆柏珵也就没有深究过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想要引起她的注意,为什么会迫切地想要和好,为什么会在发现她对学习不上心时选择拉她一把,为什么会希望她能够继续站在自己身边……

    陆柏珵下意识将这些默认为习惯,直到他发现那几封情书。

    那瞬间生气的情绪既奇怪又特别,用一种极具荒诞的速度充满了他的四肢百骸。

    事出反常必有妖。

    陆柏珵隐约猜到原因,导致再看姜绯时没办法做到坦诚自如,每多看一眼,思维都会比平常要多活络上一倍。

    在他看来,做好朋友,才是长远之计。

    可架不住他总是多想。

    这样不行,会被姜绯笑话。

    他不能让她得意。

    抱着这样幼稚的想法,他逃避一般随同万希去了俄罗斯,一去就是一月,回来已然临近开学。

    这趟旅行,陆柏珵其实有给姜绯带礼物。是一套建筑模型。但因为离开的这段时间反复想起她,曾做过某些难以启齿的梦境,致使他没能在再见到她时做到完全的放松——他甚至不敢看她眼睛。

    这一拖,就让他将本该送出去的礼物拆了包装仔细拼好,摆进了展示架。

    陆柏珵心想,等姜绯再来他家,他就把这个直接送给她。

    可惜她一直没来。去学校报道那天,也是早早离家,都不愿等他。

    种种细节都好似在重播当年闹别扭的剧情。

    正当陆柏珵苦恼万分,以为儿时所给姜绯定义的硬心肠卷土重来时,不知是哪里出现了差错,他居然在军训还没结束的时候等来了姜绯。

    俩人认识那么多年,真正来算,姜绯主动求和的次数少之又少。

    鲜有的一次,陆柏珵丁点拿乔的心思都没有。因为在她握住他手的那一刻,他便直觉自己已无法回头。他不由紧紧地回握住她,听她吃痛也不肯放。

    后来是军营来了电,她匆匆归队。

    叁更半夜的,他久违地收到她发来的消息。

    她抱怨说他把她的手都捏红了。

    陆柏珵都能想到她打字时是什么表情。

    他脸上发笑,手上却回:我的胳膊也被你掐黑了。

    姜绯:胆小鬼。

    实际上,随着年龄的增长,陆柏珵对黑暗的恐惧也在慢慢消减,对于光明的需求大多是习惯所致。而且姜绯可能不知道,她于他而言曾有一度相当于是电灯泡的存在,有她在,他一般不会去想太多杂七杂八的东西。

    但她还是会心软地在和他共眠时留一盏灯。

    陆柏珵坐床边轻轻捏了捏她的脸,听她梦呓,想到白天安梦茹给他打来电话的事情,脸色又不禁晴转多云。

    安梦茹问他,帮姜绯找对象的事,进度条走到哪儿了。

    他邃然记起这件糟心事,一阵头疼,不好推脱,只能连称不好意思:“这段时间太忙,给忙忘了。但是安姨您放心,我既然答应过您,就肯定不会食言。”

    安梦茹笑了笑,说:“没事没事!你工作比较重要,非非的事找个空就行,没空也没关系。正好最近阿姨有个姐妹回渠阳,她儿子刚满叁十,海归,还没结婚,我觉得不错,可以让非非和他见见。”

    陆柏珵:“……”

    更┊多章┆节:wo o1 8 . v i p (W oo 1 8 . vi p)